嗯…说一下自己喜欢的cp吧
双北、何尔萌、鸡条双黄、土银、超赫、老九门一八 河神卯友 之类的 总之还有很多很多(。ì _ í。)

苍城梦见

© 苍城梦见 | Powered by LOFTER

abo—你以为我会抓不住永远-11

abo—你以为我会抓不住永远
你以为我会抓不住缘分吗?第二部

伪现实
主双北微all炅
基本是以何老师跟拍第三人称视角
ooc,ooc,ooc。切勿上真人,觉得可能写崩,本人小学生文笔请见谅

拖了十几天 真的对不起大家,因为觉得这样会失去你们的,所以这次就不多说,直接来!!!

-11-

“撒撒,今天晚上星星 好多啊,我可能已经有个十年没看到了吧,唉 老了…”
“哈哈哈 炅炅 你在说啥呢,好好躺下睡觉! 明天要去看医生不是吗。“
“……嗯”
“那就睡吧,交给明天的自己了”说完撒贝宁便一头栽进软绵绵的枕头里,像是睡着了,在不讲话了。
“我说撒撒,你这睡的太快了吧”
“……”
“呵呵,撒撒,谢谢”何炅说着,便在身边之人的脸颊上轻轻亲了一口,不顾撒贝宁那期待着下一步的目光侧过身去,也不说话了。
最终也便是一夜无言的过去了。
……
王嘉尔一个人坐在床边,手上拿着余下半瓶的勃艮第产葡萄酒,独自喝着,一边还自言自语着。
旁边散落一地的酒瓶子,看样子是喝了很久了。想着自己是真的喜欢着何哥哥,但是现在的他 也已经不会再跟自己在一起了吧…不禁有点想放弃了。 想到今天一天的种种,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做得不好,论长相自己肯定是占优势的…可能只是不讨人喜欢吧,或者说不是他何哥哥喜欢的类型吧,从小就听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那么男追男嘞?!
这样王嘉尔不禁哼的一声自嘲了一下。现在他自己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打小看了那么多书,直到自己的时候,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抬头仰望夜空,繁星点点却始终不见那一轮明月。
“难道……我已经不能再跟和哥哥在一起了吗,原来一个人才是最好的结局。就算…”一行泪水静悄悄地从他脸上划过,他将手上的红酒一饮而尽,醉醺醺的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爬到了床上,慢慢地把头埋在枕头里,也不知道是真的睡了还是一个人埋头痛苦呢。
“哥哥……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幸福的……所以……求求你了……跟我在” 这是王嘉尔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句话,也是他在梦里做的无数遍没有对象的承诺
……
清早的太阳无比刺眼,险些要刺瞎何炅的眼睛,幸好坐在床前的那个人替他挡住了些许阳光,使得他的视野不至于变成一片黑色。
“撒撒,你起来这么早啊……不再多睡会吗?” 何炅看着撒贝宁深深的眼窝,过于明显的黑眼圈,担心的问道
“嗯,我没事的,起来了,收拾收拾我们就走吧”可是,谁又能知道,为了让何炅的信息素不散发出去,他必须彻夜不眠,保护着他…
“嗯…好吧”
“怎么了?”
“还是有些不想…”
“炅炅,有些事也是一定要去面对的,即便可能会对你的生活造成很大的…”
“撒撒,我没事的,不要讲了,等我收拾一下,我们就走吧。”说着,何炅便朝着洗手间走去,
“嗯……我只是怕你会做些傻事啊”
“嗯?撒撒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我去给你弄点早饭”
“好,谢谢撒撒。”
说着撒贝宁便去煎了两个鸡蛋,烤了几片面包,突然门铃被什么人按响了,撒贝宁被吓得一震。
“来了!请问是哪位?”边说着撒贝宁打开了门。
刚一打开门,伴随着很重的酒气,面前的这个人突然倒在了撒贝宁的身上。“嘉尔?!你怎么喝这么多酒啊!”
“撒嗝…撒老师…我嗝…我是…我是来找何哥哥的…嗝,我…没喝多嗝……”话还没说完王嘉尔便失去了意识,整个人趴在了撒贝宁身上。
“这孩子,怎么搞的。”说着撒贝宁废了全身气力将王嘉尔拖到了沙发上,这时何炅刚好从厕所出来,看到了沙发上的王嘉尔,便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
“嘉尔? 怎么了,撒撒,嘉尔怎么在这?而且一身酒气。”
“谁知道呢,看他刚刚是一个人来的,估计是一个人喝闷酒呢吧。”
“那…我们…”
“我们肯定要把自己的事先做了,嘉尔…我们也不能带着他走啊。”
“那我们就先去吧,把门锁上,以免有些意外之类的,而且,早去早回吧。”
“嗯,把早饭吃了,就准备走了。”
“好“
两人快速吃完了早饭,便准备出门了
“炅炅走吧”
“等下,我给嘉嘉倒杯水,省的他醒来的时候没水喝。”
“好了,走吧,他肯定知道水在哪的。”
“撒撒,你等我下”
“……”何炅给王嘉尔倒了杯温水 放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让撒贝宁看的不禁有些吃醋…
“好,走吧”
“好”
……一路上也没说些什么特别的,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也就是快到的时候,撒贝宁不经意的提到了一件事…
“炅炅,如果,只是说如果”
“嗯,怎么啦”
“如果有一天,我必须…或者说我不得已得标记你,那时…你会……怎么办呢?”
“嗯...我....我觉得....如果是撒撒的话,我...应该会…接受…的吧” 何炅的脸不一般的烫,直至耳根为止都是通红通红的。
“啊…炅炅”一时间撒贝宁根本控制不来手上的方向盘,脸上笑的跟开了花似的“你…再说一遍”
“好好开车!别三心二意的!”
“好啦,再说一遍吧炅炅“
“好好开车!“
“炅炅~”
“好啦好啦!”说着他轻轻的在撒贝宁烫红的脸上亲了一口…“好好开车吧!”
“啊…哈哈…好”
…………
到了医院,一股医院特有的味道随之扑面而来。何炅的心像是被紧紧揪起来了一样,紧张感随之剧增。他不知道之后的结果会是怎样,而这个结果又会带来怎样的结局,他害怕,他害怕知道答案,一个不尽人意的答案。他害怕可能自己永远不能实现与撒贝宁在车上定终身的约定,他害怕知道……何炅越来越想从这个地方逃走,想转身离开,可是这样真的好吗,一身诱人的信息素会让他成为alpha的靶子,而且会是永远。而面前撒贝宁的背影让这时的他定下了决心,不管怎样既然他给了我他的背后,那我就会尽我所能给他最大的辅助,即使我已千疮百孔……
……
“炅炅,赵医生已经说能见我们了,走吧 他在三楼”
“嗯,好”
“炅炅,你怕吗?”
“怕?为什么,因为可能会啪啪啪吗?嘿嘿嘿”
“炅炅?没事的,我在”撒贝宁当然能看出来何炅的勉强和胆怯,但他能做的只有安慰而已。
“嗯”
“推开这扇门,这就是我们做决定的地方了”
“嗯,我知道”
“准备好了吗?”
“嗯…等…”还没说完,门尴尬的从里面打开了,出来的这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就是赵医生…空气一度非常尴尬。
“呃…赵医生,好久不见啊!”
“撒老师,你来了,这位就是您的女友吧。”为了不让粉丝认出来,他们都带了帽子,墨镜和口罩。一时也辨不清男女…
“啊,不是,他是我男朋…”
“我是他朋友,您好,我是何炅”
“何老师!久仰大名!难道那个检查,就是……”
“嗯没错,是我的,我…我是个omega”
“好,那,那就请坐,我们直接切入正题吧。”
赵医生示意了两个座位,他两人便双双坐下了。
“呃…何老师,撒老师给您看过那个检测报告了吗“
“嗯“
“那…何老师您应该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吧,您自小就开始服用抑制剂,直到现在体内堆积毒素太多,导致信息素的分泌失常,所以…”
“直接说重点吧,赵医生”撒贝宁不想让何炅听一遍这让他心痛的事实,便停下了赵医生的言论。
“好,总之,现在只有一个解决方法,就是让一个你信任,爱的alpha永久标记你,只有这样才会控制信息素的分泌。”
“啊?永久标记?!”两人几乎异口同声问道

TBC.

因为两星期没时间更,所以我存了好多档,后天更哟!
Sorry!sorry!sorry!

评论(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