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说一下自己喜欢的cp吧
双北、何尔萌、鸡条双黄、土银、超赫、老九门一八 河神卯友 之类的 总之还有很多很多(。ì _ í。)

苍城梦见

© 苍城梦见 | Powered by LOFTER

【卯友】-伤时世

卯友-伤时世
假剧,abo系列
真的是迷上小河神和丁卯了,趁着七夕开一篇新的连载
-ooc,ooc,ooc
-人设基本与距离一样
-性格写崩ooc
-跟剧情走,台词大概差不多吧,会加各种调味料哟,嘿嘿嘿

1
丁卯,漕运商会大少爷,二十出头德意志留洋高材生,而这丁家也就这一个儿子,他也被从小惯到大,从小到现在他都相信,除了一些过于出格的事,什么是用钱买不到的?他也是一个理所当然的alpha…生的着实好看,要不是他是个alpha,估计打小这娃娃亲就定下来了,丁卯从小脑子就好使,也会点三脚猫功夫,可这长大了以后吧,喜欢上了法医,丁义秋就把他送到德意志去学习法医…
这不,前几天刚从德意志回来便给丁义秋叫回了家….
“我是你父亲!”
“你是你那手底下一百号人,一千号人的父亲!”屋内传来了丁府上下习以为常的父子吵架…愈演愈烈…丁卯继续说道“我就是我,我不是你那千分之一!”
“我不是来跟你征求什么意见的!在纸上签个字,继任仪式上露个面,以你alpha,丁大少的身份,其他的事胡总管会帮你安排好,之后就安心的当你的会长!”
“你手底下有那么多能用之人,也不缺人才,为什么非得我当这个会长?alpha怎么了,很了不起吗?不就是个性别,我宁可不要!你让那些人去当这个会长好了!”
“可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
“当初让我学贸易,可我学的是法医啊,我丁卯对这个漕运商会没有能力也没有信心,更没有兴趣!”说完,边二话不说,气冲冲地转身便往门外走去,也没管后面丁义秋的声音…
丁卯这也不是第一次离家出走,身上的钱之类的,都带的挺全,也不至于流落街头吧…毕竟作为一个alpha怎么也不会沦落到那种地步,可况是他丁大少……
可是吧,这次它就不一样了,这几天过去了,丁义秋居然派人来抓丁卯回去继任会长,丁卯当然不愿意了,当下便从桥上跳了下去,谁知他惨遭水草缠身,一时间根本挣脱不开,眼看着嘴里的空气渐渐缺失,面临着窒息溺死的危险…丁卯几近绝望…
突然他的面前出现了这个扎着马尾的长发男子,缺氧造成的模糊让,他根本看不出着眼前人的模样,只记得他身上浓郁的药味,和因为背心而漏出来的诱人脖颈和锁骨…随即便失去了意识

第二天早上,他丁卯昏昏沉沉起来的时候,昨晚宿醉留下的头昏脑胀,久久挥之不去,也想不起来自己晚上到底做了什么…才能把这个房间弄的如此脏杂,不堪入目,地上还残留着昨晚欢愉后的证据,引得丁卯一阵后怕……休息了一段时间,也算清醒了点…他突然发现,他身上极度的衣冠不整,裤子被脱掉了一半,身下物也暴露在空气当中,上衣的扣子也只剩一个标志性的扣在胸前,完全想不起来自己跟谁干了什么样的事,倒是他现在却只记得自己身下omega像秸子般香甜的信息素和自己沉稳的书香的完美结合……咳咳,话说回来…没什么经验的丁卯,顶着绯红的脸,迅速的整理了下衣装,摸了摸口袋,发现自己的钱已然不在它还在的地方了…想着不会是昨天酒后,酒精上脑,把钱就给人家当小费了吧,就当是破财消灾,被骗了钱好了…
想着,丁卯便小心翼翼地出了门,往出口走去,但眼望去,这里头的人皆是些不正经的人,刚下了一半的楼梯,就看见一老鸨长相的人向他走了过来…
“丁少爷,昨晚睡的好吗?”老鸨一脸坏笑的看着丁卯
“嗯…嗯,挺…挺好的”丁卯也是紧张,结结巴巴地回答着老鸨,想着得对昨晚的姑娘负责便问道昨晚伺候的人的名字…
“哟,少爷定是喜欢了,下次来还让江叶她们,来接待您…不过我看她们才进去不到一个时辰就出来了…”老鸨瞟了瞟丁卯的下半身,像是暗指着持久力的问题,继续说道“呵呵呵…不过呢,您的朋友倒是一大清早就走了,说这钱是…”
“嗯,我来付…等下,我朋友?谁啊?”
“小河神郭得友啊,这满天津卫估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吧…怎么啦……我们做窑子的,讲的就是诚信…”
听了半晌,丁卯继续说:“没…没事,郭得友…哎呀”丁卯突然想起他的钱包,很有可能…是这个郭得友拿的吧,这窑子里的姑娘,应该不会拿钱的…等下:“窑子?!”
“丁少爷啊,我这苍翠楼可是津城最大的窑子了,姑娘们啊都可好了…您就在这签个字,我们自有人回去您府上拿钱的…”
丁卯一时间没回过神来,呆呆的签了个字,一步一踉跄的下了楼梯,心说'这郭得友是什么人,那我钱就算了,还把我带到这样的地方??得找这个人算算账了…' 便转头问了老鸨一句郭得友的所在。
“今天是拜河大典,应该是在码头吧。”
“谢谢您,谢谢…”丁卯略显失神,快速地走出了这个“是非之地”
……再来,就到了码头上了,好在这两个地方隔得并不远,一会便到了码头,倒是这码头上围了不少人…
丁卯也是气,气郭得友给他带到了那种地方,便从远处就开始叫唤“郭得友,你给我出来,你他nnd把我带到那种地方。”丁卯这声儿大,郭得友隔得老远就听到了,昨晚听了一夜的声音现在听起来,难免让他想起了最晚噩梦般的声音,便二话不说,跳进了水里…
到丁卯跑到码头上的时候,郭得友也就从水下捞尸上来了…
丁卯一把抓住郭得友的背心,对他恶狠狠的瞪道“你昨天怎么把我带到那种地方…”
郭得友也是真的不想看到这个人,最晚噩梦一般的经历,让他真的是不想再经历了…而眼前这个人又放出了具有攻击性,与他适合度几乎满分的信息素,郭得友一时间只能捂住口鼻,不然以他的身子骨,估计是会受不了的吧,用下巴指了指他刚刚让铁牛捞上来的漂子,用一句“节哀”堵住了丁卯机关枪似的嘴,省的…
…………时间回溯到丁卯跳河之前………

TBC.
第一篇,不长,比较短,为了庆祝七夕的连载!!!写得不好,请大家多多包涵,死皮赖脸求评论,求热度,谢谢各位!!!

评论(5)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