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说一下自己喜欢的cp吧
双北、何尔萌、鸡条双黄、土银、超赫、老九门一八 河神卯友 之类的 总之还有很多很多(。ì _ í。)

苍城梦见

© 苍城梦见 | Powered by LOFTER

卯友-伤时世-2

卯友-伤时世-2
假剧,abo系列
-ooc,ooc,ooc
-人设基本与剧情一样
-性格写崩ooc
-开假车会翻车系列
-小学生文笔

引子-
几年前,出来了这样一篇论文《AO的感情和契合度的关系》
……alpha和omega之间,包括了一个缘分的牵扯。如果这两人的契合度很高的话,不仅给他们的爱情带来很大帮助,而且说明了这两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2-

郭得友,二十出头,单身,天津卫五河捞尸队队长,自称是超凡绝伦的人中龙凤,不过在这天津卫也算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角儿吧。也算是个俊俏的后生,虽然不是个alpha,但是也有不少人带着自己的omega儿女来向郭淳提亲的,可这小河神到现在也是单身啊....这个暂且不说,这个小河神呢,却是个过敏性体质,衣服洗不干净,穿身上就全身刺痒。老河神郭淳为了郭得友的身体,还特意配药,给小河神天天泡着。
不过现在这世道险恶,每年这五河捞尸队少说捞上来数百具尸体,郭得友他们便也以此营生。这天津卫的男女老少,高官权贵,凡是犯过点事儿的都想着摸不准明天自己就被小河神给捞上来了。

这天津卫呢,紧挨着海河,一方百姓都是被这河给养活的,像捞尸队这样以水维生的职业也多,也自然重要。
…………
小河神郭得友有个自己的“秘密基地”,便是在海河分支旁的一片草地,只要没事儿就去那躺着,待得多了,身边熟的人都知道了这个“秘密基地”,像顾影,铁牛他们更是早知道了,而我们的故事也是从这儿开始的…
…………
这天下午,也是没什么工作,这小河神呢也就像平常一样躺在草坪上闭目养神,这些天天下水捞漂子,他天生体寒,又没睡好,也就难受的很。就在他想着聚瀛楼的肘子,快要睡着时候,突然像是有人落水的声音把他拉回到了现实,郭得友猛地起身,看到水面上泛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那之中还不时冒上来几个泡。经验主义的郭得友一看就知道是有人溺水了,毕竟被人叫做河神,也不能见死不救啊,二话没说纵身跳进了水里。
在水里就见一个烫着卷发,全身一套挺立西装的小子给水草缠着脱不开身,一看是个富家少爷,想着'把他救上来,估计还能坑他一顿登瀛楼…不对,救人要紧…' 可谁曾想,一接近这个少爷郭得友差点被这人身上霸道沉稳的信息素给卷进去,还好郭得友算是有定性,而且信息素往往在水里会被减弱很多…可是,这个人的为什么…不过估计郭得友身上的信息素味已经被郭淳让他泡的药浴冲掉了吧,只是他还闻得见别人的罢了……
对郭得友来说从河里捞个人,简直是再简单不过了,可能因为信息素的影响,这次略慢了些而已…

“多,咳咳,多谢壮士相救”被救上来的边咳出呛到的水,边向郭得友道着谢…
“没事,举手之劳,咱们就是靠着门手艺维生的”
“救命之恩,咳,只要是钱能买到的,我都可以以此报恩,咳”看来这嗓子里头的水还没全出来,郭得友拍了拍身边这个人的背,一时间,霸道的alpha信息素,从郭得友的鼻子灌入,直冲脑门,惹得郭得友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后脑勺着地,翻过去。面前的卷毛继续说道:“我的命都抵得上几十顿,几百顿登瀛楼,我身上有的是钱,可这命是您给我救上来的……”
在他说这番话的时候,郭得友脑袋里的算盘也没闲着。算了算自己的日子,应该还有不少一段时间。虽然是跟一个alpha一起,但是想想这便宜还能就这样不占放走了不成?想着这人一身少爷脾气,真是不和自己的性子,就想着,带他尝点甜头当个钱袋子,好好坑他一把,治治他的毛病。便打断了这个人的话,说:“敢问你的名字是…?”
“丁卯…”
“好,丁先生,你到时候可不能不认账啊,我就带你去逛一圈那藏翠楼!”
“藏翠楼?”
“对,就是这藏!翠!楼!”
………
走了没一段时间,有着“藏翠楼”三个字的门楼便出现在了眼前,不愧是天津最大的窑子,还没进去就,就能闻到一股浓浓的信息素缠绵的味道。
丁卯也不是傻的,立马反应过来,冲着郭得友吼道:“你…带我到这种地方来干什么?”
“哎呀,小少爷还挺清纯…没事,我小河神也不是这样的人。这藏翠楼的确是个窑子,可是里头姑娘唱的曲,厨子烧的一手好菜,都算是这天津卫的一绝。算我带少爷去体验一回…” 还没等丁卯回话,郭得友就拖着丁卯往里进。进门便见到了老鸨妈妈,安排了俩会唱曲儿的姑娘,点了几个招牌菜,便进了上房,不一会儿姑娘们就端着菜边唱着小曲儿就进了屋……见人进了屋,郭得友便对姑娘们说:“好好伺候这位丁少爷,今天我可不是来白吃白喝的…”看着旁边丁卯身体僵硬,大气不敢出一个的拘谨样子,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郭得友看到了这琳琅满目的菜,随即拿起筷子,大快朵颐起来,郭得友不抽烟不喝酒,不好女色,唯那一张嘴是又费钱,有刁钻。

作为一个omega郭得友也是能闻到信息素的,可能是丁卯的信息素的标志性过于强大,让人不自觉地想要臣服,而面前的两个omega姑娘也是不停的释放出挑逗,引诱,浓郁的花香,边给丁卯一杯一杯的劝酒,灌酒,搅得丁卯从脸到耳根都是涨红的,估计是没多少经验吧。不过这世道也是不公平,有钱有势,那张脸也是眉清目秀,有颜值,这样的alpha也真的是受欢迎啊…但这信息素对alpha和omega双方来说都是上好的催化剂…郭得友虽然是喜欢看笑话的人,但看着这少爷也挺可怜的,到现在看他的脑子估计还是有些昏沉,便忙着解围道:“姑娘们,是当我小河神不存在吗?来唱两曲儿吧” 说着还做出了个请的手势,却没注意到,旁边的丁卯一脸痴迷的看着自己。
小河神听着曲儿,吃着菜,悠哉的很。也就注意到旁边丁卯的视线和信息素的时候紧张了一下,怕是被信息素给压着的原因,两条腿变得有点软,脑子也有些昏沉。郭得友赶紧闻了闻自己身上有没有散出来的,看来郭淳的药还是很管用的。便把头转向了丁卯,托着他的下巴,把他的视线往姑娘那里移,边说着:“看什么看,看姑娘啊,我知道我是个超凡绝伦的人中龙凤,但……”
话还没说完,郭得友的手托在丁卯下巴上的手一下被抓住,丁卯一个反手抓住了郭得友手腕,顺势就亲了上去。郭得友被丁卯的信息素压的根本无法动弹,感觉丁卯把所有的“精力”全放郭得友身上了,可能是契合度太高,又或是环境驱使,缠绵的两人,一软一硬的状态深深地吻着对方,一直没松开……
站在桌前的姑娘接到了丁卯一个“看气氛,现在就给我滚”的眼神,推门出了房间,给了“小两口”一些自由的空间。她们估摸着,是小两口吵架,到窑子来寻求一下刺激的感觉,便点了点菜,听了两曲。她们也就无视了郭得友心中的呐喊。
郭得友被亲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身上的信息素,甜甜的秸香飘进了丁卯的鼻子里,这有些像吸毒,一旦尝到了,就停不下来了。丁卯死死的抱住了郭得友,狠狠的吸了一口他身上的味道。而郭得友也不好受,闻着alpha的信息素,有种让他想要臣服,把自己献给丁卯的感觉,这味道闻着,像是alpha正处于发情期的味儿……他不喜欢这样的感觉,觉得自己越来越热,身上犹如火烤般滚烫,只好用自己所剩无几的力气,推了推丁卯,想让他离自己远点…
“丁卯,你tm有病吗,放开我!”
“不,我不放,你真好闻…” 说着,丁卯开始慢慢脱下郭得友身上松垮的衣服,郭得友无奈全身无力,根本无法反抗。
“丁卯!唔…嗯” 像是为了堵住郭得友的嘴,丁卯吻了上去,伸出了舌头,一点呼吸的时间都不给。不得不说,这与生俱来的吻技的确是个“可取之处”。
………
TBC.

后天更,下期开车,可能,不,应该会翻车。短小短小
前几天突然想到了一个梗,“贡菊”就是 贡给皇上的菊花……
可以写个短篇了(◐‿◑)

评论(4)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