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说一下自己喜欢的cp吧
双北、何尔萌、鸡条双黄、土银、超赫、老九门一八 河神卯友 之类的 总之还有很多很多(。ì _ í。)

苍城梦见

© 苍城梦见 | Powered by LOFTER

【卯友】贡菊2/2 end

卯友,短篇贡菊(1/2)
-宫廷au,ooc ooc ooc,圈地自萌系列
-贡品卯x皇上友
-不喜勿入,不喜勿入
翻车部分放link,我是手机码字,所以link当两份,一份正文里,一份评论里
-2-
其实,这皇上的筛选要求是有原型的。 那个男孩是他几年前在北方征战的时候遇见的,那男孩唇红齿白,长得白白净净,好看的很。两人也两情相悦,只是两人之间也没有发生过什么特殊的关系,也没有时间……因为就在他们一见钟情的第二天,这个男孩就失踪了,不知所踪,生死未卜。
郭得友想着这些,突然被一声“皇上”打断了思绪…
“皇上,贡菊已经进宫了。”旁边的公公挥了下浮尘,向着这个身穿龙袍却扎着脏辫的说道。
郭得友翻着奏折的手顿了一下,用审视的目光瞟了一眼身旁大气不敢出一个的连公公,说:“你觉得如何啊?”
“这…”连化清真的不敢胡乱回这个性情多变的皇上,便沉默了…
郭得友轻笑一声:“我也没指望你,算了,他们在哪。”
“皇上,不能用'我'…”
“哦对,朕忘了,亲民一点”
“他们都在沁菊苑呆着呢。皇上今晚要…”
“今晚算了,我…朕还有成堆的奏折要批,你也下去吧”
“是,皇上”说着连公公便退出了大殿,只留郭得友一人边批着奏折,便想着明天怎么去看看那些“菊花”
………翌日
一大清早,郭得友换上了一身他喜欢的松垮衣物,便进了沁菊苑,想着看看那个是他喜欢的,问到名字,今晚便由他陪着。

在门口深吸了一口气后,郭得友推门而入。一进门便引来了不少“你是谁”的视线,便慌忙地做着自我介绍
“我...我是宫中吏部主事,姓肖,叫我肖大人便是。今日我来,是为了跟你们解释一下这项工作,然后呢,也跟你们认识认识…”
郭得友说罢,能感觉到的,不是疑惑审视的目光,就是害怕想躲开的神情。除了远处有一个人,独自坐在旁边,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郭得友一眼。这也顿时引起了郭得友的注意,边说着:“你们继续,不用管我”边凑了上去。
刚看到这个男子的时候。郭得友的思绪不禁停了两秒。 眼前的这个人,跟当年的那个男孩,长得极其相似,只是现在面前的这人,长得开了,更好看了。
“你叫什么名字?”郭得友小心地问道…
这个男子瞟的一眼郭得友,便继续向前看着,说“ 现在当官的都这么没礼貌的吗?”
“啊,鄙姓肖”郭得友嘴上答着,心想这人的傲让人有些受不了…
“您…姓肖?真的”男子脸上出现了一抹难以琢磨,难以掩盖的笑意,但很快就消散了…
“是…是的,请问,有问题吗”
“不,没有,只是…只是我以前有个朋友姓肖,叫肖兰兰”
啪— 郭得友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像是受到了惊吓。这肖兰兰也是一位故人,一位人上人的军师。作为一位女性,她也算是一位角儿…只是几年前,那个男孩的失踪的数月后,肖兰兰也被敌人杀害了……
“对,对不起,朕…我有点冲动了。我以前也有过一个叫肖兰兰的朋友,只是她已经不在了…”
“嗯…”
两人不自觉但是,默契地相视一眼,便移开了视线。男子继续说道
“现在虽是太平盛世,可是当年走了的人,都回不来了。“
“……”郭得友不知为什么会有些自责,便也没有接话…
“我叫丁卯“
“你好,我是…”
“肖大人,你这自我介绍再做就要做第三遍了…”丁卯灿烂的一笑,在阳光的衬托下,显得意外好看,也敢走了所有心中的阴霾…
……
经过了一下午的“工作”,今年选出的人都了解了一遍。只是最初遇到的丁卯是给郭得友影响最深的,他那微笑也久久挥之不去。
……
回到了御书房,郭得友还依旧念叨着刚刚的那个名字--丁卯。他的那个长相,总有一种诱人的意味,让有着过人定性的郭得友都有些忍不住,就在这时…
“皇上,今年的怎么样啊”
“嗯,挺好”郭得友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
“那…今晚,可要选一人…”说着连化清把刻着每个人的名字的名牌拿了出来,送到了郭得友的面前…
“那…就这个吧”
“丁卯……”
“怎么了?”
“奴才觉着此人是有目的才进的宫。”
“哦,怎么说?”郭得友被勾起了兴趣,继续问道“你也去看过?”
“不是,皇上。前几日,是奴才命他们去沁菊苑的。就看这丁卯长相也算上乘,跟他说说话也觉得人品不错,只是不知为什么身边一个朋友都没有,甚是奇怪…”
“是吗?朕今天就跟他聊得最多,也最投机”
“那皇上,今晚便召他?”
“嗯…你下去吧…”
“是……”
郭得友也是难掩心中的兴奋,便赶紧让连化清退下了。想着到晚上,丁卯就会变成他的身下人,不住的呻吟,求饶…...郭得友突然面红耳赤,身下也早已被自己的老二撐出了一个小帐篷……
郭得友心不在焉地过了剩下的这一天,脑子里只想着晚上自己会有的欢愉……
.......晚上也是快,毕竟郭得友是下午才从沁菊苑回来的....

“皇上,一切就绪,人就在里边”
“好,朕知道了,你们下去吧” 郭得友挥了挥手,示意所有人退下。
待到所有人都尽数离开之后,郭得友才放下了他每日装出来的矜持模样,放开了自己。脸上不能褪去的潮红,和受不住的笑容,让他自己都感觉有些奇怪。
从小到大没有任何一个人,一件事,一种物能让他这般开心,便迫不及待的推开了通往内屋的门。


https://m.weibo.cn/6098336349/4149096182803132

............

所有人都不知道当晚发生了什么,只是接下来的两天都是皇后顾影管政。而皇上则是后来由人搀扶着上朝的。只记得皇上身边的那个人衣冠楚楚,却毫无公公迹象,反倒一脸滋润。传出太监得宠,皇上登基前情人成宠妃也都是后话了....

end

撸累了,写到后面写的有点毁.....
伤时世最近更新

评论(6)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