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说一下自己喜欢的cp吧
双北、何尔萌、鸡条双黄、土银、超赫、老九门一八 河神卯友 之类的 总之还有很多很多(。ì _ í。)

苍城梦见

© 苍城梦见 | Powered by LOFTER

【卯友】伤时世-5

卯友-伤时世-5
假剧,abo系列
周更,周更
-ooc,ooc,ooc
-人设基本与剧情一样
-性格写崩ooc
-开假车会翻车系列
-小学生文笔

-5-
这烟雾缭绕的地下赌场里,头发花白的老人翘着个二郎腿,坐在最里端靠墙的位置,一边用手轻掸着烟杆,一边吐出了刚刚吸进的烟。
突然,从入口进来了一帮子人,领头的打扮的挺绅士,可后面跟的净是些看着像要茬架的一群人。领头的招呼着把所有人都赶出了赌馆,找了个与老人面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吃喝嫖啊,都是赔本买卖,唯独这赌是有来有回。”郭淳又吸了口烟,盯着赌桌上的几块大洋说着。

哐——

只见身后的一虎背熊腰的大汉,拿着一个沉甸甸的袋子就往桌上扔,这个人不是别人,他就是漕运商会有名的红牌护卫——鱼四。这鱼四也算是个漕运商会的招牌,他是漕运商会的主力干将,自然知名度就高些。
郭淳也不想理会这群人,便开了自己的酒,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绅士模样的人把帽子摘下,露出了他架了副眼镜,留了点胡子的脸和认真整理过的发型。同时散发出的信息素表露出了他此次前来的态度和认真。
旁边的荷官闻见了信息素便想着要离开,但是被这个人伸手拦下了。

绅士说道:“都说郭爷挺有赌运的。”

“久赌必输,就是...寻个乐呵。”

“这样,咱们两个玩一把。我赢了,郭爷受累,
帮我找个人....”

“你湖海江,胡大总管不至于吧...漕运商会还用得着别人帮忙?”

“可...这商会里的大少爷不见了,搁谁心里不发慌啊。”

“您觉着我郭淳就知道了?”

“这要是在天津的地面上,漕运商会有的是辙....可这是在水里,只能仰仗您郭爷了。”

“身子寒,下不了水...”

一旁的鱼四插话道:“你徒弟呢?”郭淳抬头看了鱼四一眼,沉默,鱼四继续道:“小河神,郭得友!”鱼四在最后突然加强了语调...

“鱼四!”随着湖海江转头看着郭淳,把刚刚的袋子推到了郭淳面前:“当然...辛苦费是不会亏待您的。”

“捞尸队是干嘛的你不知道啊?专捞死人,要是活人,可不止这个数咯。”

“您这话的意思是...知道少爷他还活着?”

郭淳也没回答,倒是一把打掉了鱼四嘴里的烟,说道:“少抽烟!伤身!”

外面有个人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大喊:“郭爷!漂子!从河里捞出来俩漂子!”

“好,胡大总管要一起去吗?我可是要去看看咯”

“好,郭爷您请!”

“多谢。”

…………

码头边,警察早已经布上了警戒线,铁牛他们已经把一个小孩儿尸体捞了上来,在一旁休息。
到还是有个女人端着个相机到处拍照,拉都拉不走,还冲着警察局长付来勇说着:“付局长,我是个记者,我有权利让市民知道现在的状况,请让我拍几张照片。”
穿着警服留着小胡子和烫卷刘海发型的人用标准的天津口音答道:“肖大小姐,不是我不让你拍,这不是徒增恐慌吗。这死孩子啊,要么就是生下来实在养不去,最多呢,也就是个见不得光的种儿,所以啊,肖大小姐您就别报啦。拜河大典这么要紧的日子,咱们就别给老百姓添堵了。好吗?”
“付队长,是这样的,我们报社无非是监督,真正要给他们交代的人是你们警察。报喜不报忧,我心里也不踏实啊。再说啦,我也是老百姓”

“您就别再说自己是个老百姓了,哟!三爷来了”

就在他们说着的这段时间里,从楼梯上下来的肖三,走过来跟肖兰兰,肖记者说:“小姐,秘书长请你回去,码头太乱”

“回去跟我爸说,王八没有抓上来,我的工作就没有结束....”

还没等肖兰兰说完,楼梯上便一片嘈杂,好像都在叫着“小河神”,这一下算是吸走了所有码头上的人的注意力。
只见郭得友双手抱拳给百姓们打着招呼,脸上的笑容倒是灿烂的很,一句句的答应着乡亲们,开着玩笑,走下了楼梯。就像昨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还是跟以前一样.....
“诶,这帽子不错啊,哪买的?”说着郭得友拿着试戴了一下,便还了回去,脸上的笑容是丝毫没有减。
看到了郭得友,两个警察便举起了警戒线,好让郭得友通过,可就是矮了点,郭得友便说:“诶,怎么的?还让我低头啊?”
两个警员便即刻抬高了警戒线的高度好让郭得友通过。
看来这小河神郭得友在这天津的人望还挺高的啊。

付来勇在楼下招呼着:“小河神,来来来”也没有再管一旁疯狂拍照的肖兰兰了。
郭得友也没理会,一下脱掉了自己的衣服,扔给了铁牛。郭得友瞟了一眼河水,便继续往前走准备下水,但给铁牛拦住了....
“郭爷,这水你不能下,本来咱们想用河神镇河妖,结果这河神变河妖....杀人啦!”
“怂!”郭得友就说了一句,便一把推开铁牛,拿起护目镜,准备下水。
“郭爷郭爷!真不能下”
郭得友听到这个就气不打一处来,莫名其妙的又想起了昨天晚上丁卯的脸,转过头就跟铁牛说:“怂个x!河里有漂子就有咱捞尸队的活儿,按数结账!”抬起手指着铁牛继续说“你少当我财路!”

这个时候,丁卯才赶到现场,边说着“不好意思”边下着楼梯,急急忙忙地跨过了警戒线,向下冲去。急着找郭得友讨个理儿。被几个警卫员挡在了阶梯上......
.......

铁牛正往郭得友身上系着安全绳,反倒被郭得友训斥了一顿。
“郭爷这次不一样!”
“你什么时候见我用过这玩意?”
“你不用这个我不让你下!”
“那就快点儿!”

就在这时,楼梯上的丁卯正被付来勇问着话...
“....到底要不要紧哪?这谁啊?没事人给我轰走!”
“我去!烦不烦啊?给我松手!我是丁卯!”
“啥?丁卯?漕运商会大少爷啊?”
“对!丁义秋儿子。”
“哎呦,我的丁大少爷啊,您怎么跑这地方来啦?”
丁卯急着要抓着郭得友兴师问罪,哪有时间管付来勇的一番官宦说辞,便大叫:“郭得友!你给我过来!郭得友!”

听到这声音郭得友急了,心想这丁大少脑子怕是有洞。占了自己便宜还搞得一副要来大张挞伐的样子。可能也是心虚,面对顾影对那人身份的质问便随便答了个“他是我的一个酒肉朋友”,便带上了护目镜,做着深呼吸。
谁知丁卯突然跑了下来,指着郭得友就叫:“昨天晚上到底有什么?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郭得友见状也怕他影响自己的发挥,便赶紧解开了挂在腰间的绳子,脚离地,纵身一跃跳进了水里,专心的操起了老本行来。
…………

在郭得友入水的这段时间里,郭淳和湖海江也到了码头,看到丁卯安然无恙的样子,湖海江倒也是安心了。
但随之而来的便是湖海江扇来的一掌。这几天的担心全都在这一个大嘴巴里。
湖海江定了定心神,说:“回...回来就好。”
两人相视无言....
而在远处的郭淳也只是看着,不愿说任何一句话。
……
“啊哈——哈——”郭得友的一口一口喝着空气,刚刚在水下的时间过长导致的缺氧让他一时缓不过来。
顾影见状立即跑了过来,欣喜地说道:“郭二哥!”给郭得友擦干身上的水,铁牛也过来给郭得友披上了他洒满抑制剂的外套。
丁卯满脸狰狞的走了过来,抓着郭得友的领口冲着他低声说道:“郭得友!你为什么要带我去那种地方?
放肆张狂的信息素,直冲郭得友的脑门,带给他一阵又一阵的眩晕,加上刚刚的缺氧,让郭得友难以思考.....

下意识地瞟了一眼水中的漂子,跟铁牛说:“铁牛,把河里的漂子捞上来。”
“好嘞”
丁卯继续说道:“你要是敢把昨天晚上的事说出去,我.....”

尽管郭得友全身冒着冷汗,但还是强忍着憋出了一句:“请节哀....”便转身到一旁坐着去了。看着丁卯这个人是真的越来越想把他千刀万剐了,从占了自己便宜到现在回头骂自己,这个人真的是人品有问题!!

TBC
下期快速过剧情!

评论(3)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