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说一下自己喜欢的cp吧
双北、何尔萌、鸡条双黄、土银、超赫、老九门一八 河神卯友 之类的 总之还有很多很多(。ì _ í。)

苍城梦见

© 苍城梦见 | Powered by LOFTER

【卯友】伤时世-7

卯友-伤时世-7

假剧,abo系列
周更,周更
-ooc,ooc,ooc
-人设基本与剧情一样
-性格写崩ooc
-开假车会翻车系列
-小学生文笔
极度低产 请原谅 拖更了 抱歉

-7-

郭得友也觉得奇怪,师傅的这一手点烟辩冤的厉害,自己也是见识过的,只是今日师傅的言行却让他沉入了迷茫之境。郭得友觉得当时的情形怕是会砸了“河神”的招牌,便在当晚询问了郭淳一番缘由。
小河神端了盆热水孝敬师傅,便开始问道。
“师傅,您今儿是怎么了?”

“嗯?”

“就是早上在码头那会儿。我知道您肯定辩出来了....但您今儿怎么不说呢?”

“......”

“今天漕运那俩管事的一死一活,都是.....您的旧识吧?”

“.......唉,天津卫就那么大。同乘过一条船,不奇怪。”

“那俩漂子呢?您不是辩了冤了吗?有个结果没?”

“说不清的是理,而道不明的是情。你呢,也注意着点儿自己的身体...”

“等等等,您这是吊人胃口啊,我倒是不要紧,可这别人该嘀咕咱了,都说这老河神....也不灵了”

“我教你的是水性,只要你还捞得起来,就没什么把柄!还有啊以后别管自己叫河神,别人叫也别答应!不知道哪天连自己的身子都保不住....”郭淳最后一句说得轻,倒是郭得友心虚的出了一身冷汗,赶紧接到....

“唉,乡亲们叫咱河神是捧咱,而且....”

“圣贤,圣贤,是人,与神无关。都是凡胎肉体,和咱们有什么区别,何况你自己的身体状况是什么样的,你自己不知道啊?叫河神?折寿!”

“师傅,您没事儿吧....今儿从码头回来就一直不对劲儿”

“时候不早了,明天早上我给你多加点药,还要泡药浴,早点歇着去吧,累了吧”

“是,师傅....”说着郭得友便转身离开了,他总觉得师傅在瞒着自己一些事情,而且还知道了一些关于昨晚的事.....

关于师傅瞒着自己的事,郭得友已经准备翌日去一探究竟了.....

...........

丁宅的祭祀堂里,所有的仆人正在一一整理着送来的祭奠花圈。左右皆是虚妄白色,是给亡者的吊唁。七八个仆人忙上忙下,也没有注意到丁卯提这个箱子从门口进了堂内。

丁卯将手术箱放了下,用着低沉的语调说:“你们先出去吧,我想跟我爸单独呆会儿,帮我门关上,谢谢”
遣仆人离开了房间,关上了门,丁卯自己的目光,却一直盯着早已永久睡去的父亲,想到了几天前最后一次见到父亲与自己大吵一架时的情景。不禁露出了一抹自嘲的笑意....

想着提着箱子,走到了棺材旁边,伏在沿上,过去的景象历历在目。
打开手术箱
带上白手套
佩上放大镜
手握刀片,带上围裙,重重的给父亲磕了三个头。愧疚,悲伤充斥着自己的身体,为了知道父亲死亡的真相,他不得不犯下大逆之罪。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拿刀的手停止了颤抖
停下了哽咽,停下了抽泣
叩首的余音还环绕在堂间.....
———————

楼上,湖海江正往祭祀堂走着,他对丁卯还是有些担心,担心丁卯的年轻气盛,哪天要真的把他爸给划了,那可不是件好事。想着,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开了门,只见丁卯站在棺前,眼圈有些红,房间里闻见的信息素透露出的悲伤,清晰的证明了,信息素的主人的alpha先前曾悲伤过,痛苦过,也痛哭过。
湖海江走到了丁卯身边,对他的担心也只增不减...
“我爸....走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

“等你小子回来,先把你绑了,抽了你一层皮!”

“是吗...”

“唉,自打通了铁路,漕运生意一年不如一年,官要收税,洋人要抢生意,我也和你爸说过,该休息了,累了一辈子。现在倒好了,他能永远歇下去了....”

“........”

———————
“哎呦,我说二哥啊,你就没跟老郭师傅学到点本事啊?河上出了这么邪门的事儿,到底辩出什么来了啊?”顾影对着正翻箱倒柜的郭得友一顿质问...“对老百姓来说,你们这就相当于断案了呀,这点烟辩冤是不是不灵了啊?”

郭得友这下给她问的不耐烦了,就答“你不是干画符贴符的吗?天灵灵地灵灵咯?”

“不是啊,昨天是保太平的拜河大典,出那样的事儿....”

“保不保太平我不知道,可每年那么多漂子,你说太平?”

“那那那可是我请的河神啊!而且啊,你一个omega老教育我!”

“呵,你哪儿来的河神啊,存心不让人捞是吧,说吧,你干了什么事儿?还有啊omega怎么了,歧视啊?要我也看不上你这样的alpha”两人从小青梅竹马 两小无猜的,现在也互相嫌弃,谁也不服谁...

“哎,郭得友!你什么意思啊?那那是请的河神好吧!”

“你...要是不给它打遁水针,它能游那么快?”

顾影眼神一阵飘忽,转过身去就开始抱怨:“凭什么拜河就不让你参加啊?.........(此处省略一万字)”顾影又在絮絮叨叨说个不停,身后的郭得友,找到了他想要的烟草,偷偷摸摸揣进口袋,从顾影身后绕了出去。
—————

丁卯和湖总管聊着聊着便出了门,正好赶上了一个送纸扎的。
别的没什么特别的,只是这却吸引了丁卯的眼神。其实并没有什么,只是他好像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一股淡淡的清香,一阵桔香。瞟了几眼,想想可能是在藏翠楼遇见了同一个姑娘,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郭得友,就摇了摇头便没太在意,跟着湖海江上了楼。

—————
堂内,郭得友举着纸扎就进来了,丁卯就因为那高高大大的纸扎而没有看到郭得友那张辨识度极高的脸。
放下了纸扎,郭得友确认了这是丁义秋棺前,便突然跪下,哭喊道:
“啊啊啊,灵前飞烟雨,燕剪麻衣素,呜呜,乍闻噩耗肝肠断啊”

门口的安保小伙见状,走进来,问了郭得友
“你们认识啊?”

“丁会长是个好人呐!他救了我们一家三口,是我家的救命恩人啊!!!这位小哥,能不能让我和丁会长,单独呆一会呢?”

“这....那好吧,长话短说啊!”

“嗯呜呜,好的好的!帮我把门带上啊,谢谢你!谢谢呜啊啊”

等安保小伙关上了门,这郭得友的脸,翻的比翻书还快。算是终于开始干正事儿了.....

郭得友起身打量了一番这个堂间,这具棺材,这个尸体。眉头紧锁,因为他知道后果.....

郭得友打小就跟郭淳学艺,怎么说也得快二十年了,不可能还不会点烟辩冤这门绝技。他当然会,只是郭得友的烟点了,怕是就没有那个时间去辩冤了。郭得友的过敏体质本就不能闻烟,再加上他还是个omega,体力也不好,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硬扛着。自然对外也就不敢说自己的这门绝技。如果烟点完了之后,没有闻到新鲜空气的话,自己可能就要休克,昏厥了.....
但是为了事件的真相,这条险路,怕是不得不上了。
郭得友大口大口喘着气,关于碰到烟,他就感到了不快....
点了火
燃了草
起了烟
吸了雾
思绪在一阵混乱之后,又再一次陷入了沉寂。
独自一人站在浅水之上
已然进了点烟辩冤幻境
各式的人与物虚幻而过
最终定格也只是聚精会神于一点
郭得友陷入了昏厥,进入了辩冤幻境。
—————————
丁卯也因为太在意那个气味,但是想了想时间,那人可能已经离开,便不抱希望地下了楼,进了堂里,就见地上踏着的,穿着的与刚刚搬纸扎的人是同样的衣服,便走上前去观看,将人翻了过来,丁卯一眼就认出了郭得友。

TBC
低产,最近在办签证,时间不多,sorry,尽量更多点

评论(1)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