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说一下自己喜欢的cp吧
双北、何尔萌、鸡条双黄、土银、超赫、老九门一八 河神卯友 之类的 总之还有很多很多(。ì _ í。)

苍城梦见

© 苍城梦见 | Powered by LOFTER

【一八】短篇-声声慢(双重人格梗)

200fo 点梗第一周

圣诞节快乐!!!又过了一年,这篇算贺文咯



第一篇,总之决定为老九门一八(双重人格梗)短篇
小学生文笔,私设如山,写得不好请原谅

-一八-

“这是哪儿啊,还是一个没见过的天花板啊”
齐铁嘴躺在床上,用着他朦胧的视野看着这个色彩斑斓的天花板。睡眼惺忪的他揉揉眼睛想着能看得清楚一点,可是手放下之后依旧是那么模糊。
齐桓这才注意到自己的眼镜已经不翼而飞,而且不止这个,这一秒他突然注意到了很多...
自己的一丝不挂
现在还寄人篱下
周围环境的似曾相识
全身上下如同散架的疼痛
还有...时间的差错
他一个人躺在床上,绞尽脑汁地回忆。想到脑仁疼都没想出来是怎么一回事儿。只记得昨天(不知道是昨天还是前天)正午从他那个小香堂回到内院的时候,突然觉得困,便进了卧室睡了个午觉,可是醒来了以后不应该是这个地方啊!而且如果睡着了的话,现在怎么的也不能是白天啊!
“哎哟,这咋全身上下没一块好的了,疼死我了!最近老失忆,到底怎么了?唉”没人说话,齐八只好自言自语起来。
他清晰的记得自己躺在自家床上睡着了,可是这样色彩斑斓的装修风格真的跟他们家大相径庭。
看着五颜六色模糊的色块,我们的齐八爷慌乱了,一脸懵逼的他,只能躺在床上急急忙忙给自己算了一卦
“这卦....桃花卦象,大吉之势。今日当是与命定之人的关系更进一步的大好机会。且有坎坷,必将前行,劈荆斩棘,伫结之情。什么意思,我这样还能出去吗我?”

“那就别出去了。”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走进房间的这个人把齐铁嘴的那副圆框眼镜扣在了它的主人的脸上。
“佛...佛爷,早 早上好啊” 齐铁嘴有了眼镜之后逐渐看清了身边的一切,典型的欧派装修风格,使用的所有家具无一不露出这家主人的华贵身份。而刚刚走来坐在齐八床边的人头戴墨绿色军帽,黑色的帽檐遮住了这人俊朗的眉宇,原本应该脱下的身上的黑色貂毛围脖披风也没有脱下,看样子应该是着急着来的吧。一身挺拔的军装穿在这个人身上倍显俊美,这种气质也算少有,而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如此着装的也只有长沙首席布防官的——张启山,张大佛爷了。
“什么早上好?给我起来吃中饭去!”

“啊?不...不会吧” 是啊 不会吧,齐八觉得自己少说睡了有一段时间了,何况自己现在还一丝不挂的窝在被褥里啊。

“怎么?还想睡啊?是不是还得我拿枪抵着你 你才去啊?或者像昨天一样抱着去也不是不行。”

“不不不,那还是算了吧 佛爷,主要是我现在不太方便,您要不等我.....什么?昨天?抱?”

“啊?我说,八爷不会忘了昨天的事儿了吧?亏我昨天还.....”

“停停停!”齐铁嘴打断了正准备开始形容的张启山,继续说道 “佛...佛爷,这样,您呢 让我一个人静静,您先出去,我马上就去,行吗?”齐铁嘴不敢往后想,只是想赶紧回家,重新睡一觉,这个梦会不会就结束了。

“好啊,你要是不来...副官!如果八爷一直不出来,就一枪给我毙了!”张启山突然加大音量对一直在门口站岗的张副官说道。接着又伏在齐桓耳边,说“你最好别给我耍什么花样,你要是被毙了,我还挺舍不得的。”说完还咬了口齐桓的耳垂,弄的齐桓全身起鸡皮疙瘩,一直到脖子根都跟被水煮了一样,通红通红。

“........”齐桓那张用来挣钱吃饭的“铁嘴”就跟被塞住了一样,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脑子如同一团浆糊一般,只能静静地看着那个人的离去。

“还有,你的衣服给你放在床头了” 随即,房间的门就被关上了。

房间里的一切都回归平静,就像刚刚没有人来过,只是房间里的那个人的脑子是越来越混乱。本来对于现在所在的环境的疑问就已经够多了,而刚刚佛爷给出的解释不但没有解开这些疑问,反而给了齐桓一层又一层的扑朔迷离。
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佛爷说的抱?什么抱?
我的衣服为什么都没了?
全身的酸痛不会是.....
齐桓也只好认命,艰难的爬起来,开始穿起了自己那一身酒红色袍子,一旁工工整整地摆着他那蓝色的经文暗花围巾。脑子里还想着等会儿能怎么逃出这个“危机四伏”的张府。
—————————————————————
如果问齐桓他到底喜不喜欢佛爷,他一定会犹豫,然后给你来一个答非所问,聊着聊着就转了话题,这对他齐铁嘴来说根本不是事儿。
可他终究不是敢承认,人家张启山张大佛爷是谁啊,堂堂七尺男儿,那也得配朵娇艳欲滴的玫瑰。怎么也轮不上他这个穷酸的算命先生,说实话,齐桓是真觉得自己配不上佛爷,他是连想都不敢想。
佛爷那俊朗的长相跟自己那一介书生的面相一比就是龙蛇之别;佛爷是长沙布防官而自己就那一个小店的地界;每天看着佛爷身边天天围着各种各样的人的时候,齐桓就想这到猴年马月能轮到自己啊......
真的是“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一个人可能也挺好的,毕竟,仙人独行....

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些关于以前的记忆尽数丢失了。其实,齐桓幼时是齐门八算的重点继承人,他打小聪明伶俐,不管是什么,说一遍便全都记住了。所以很小的时候就领悟了齐门八算的精髓,成为了正统继承人。
但是他当时因为一些孽缘,离开了齐家,便对外称自己只是学会了齐门八算的一些皮毛,有些时候也故意说自己“算不出来”去搪塞过去,可其实他倒是在一瞬算完了天命。
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知识慢慢变成了真正的“皮毛”,渐渐丧失了以前的记忆,学习算天命的时候的事,真的只剩“皮毛”了。可是他还是靠着这些皮毛开着这店,并在长沙有了一席之地。

当时,齐八总觉得自己身体里就孕育而生出了另一个自己。

起初,齐八时常觉得困,而且睡了一觉再醒来的时候,身上的味道,身体的疲惫,都不像是休息过后的状态。担心之下,便问了小满,而小满只是说了句“昨晚八爷真的是威风至极!咱八爷终于展现了真正实力!算尽天机,霸气侧露!”齐八是一点儿都不记得,所以也是弄的齐八一头雾水。
可是后来,这种情况越来越多,听小满说有很多次都是威风堂堂的出门了,回来的时候不知怎么的是佛爷给抱着回来的。据说那个霸气八爷几乎每次见到佛爷的时候就晕。
这一见到佛爷就晕的状态,倒是让佛爷急的个要死,佛爷也是很好奇,这个“霸气八爷”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在他面前一直软绵让他欺负的老八,耍起狠来到底是个什么样儿。
也是前几天,齐铁嘴居然能开始跟这个另一个自己面对面谈一谈了.....
—————————————————————
艰难的爬了起来,看了看自己原来几乎没有伤痕的皮肤上,居然出现了一处处的淤青,像是给一群人打了一样,一碰就会引出惊天动地的惨叫,不止这样,尾椎也是疼的要死,真的想知道昨天到底发生了些什么。等会真的要质问一下“他”了!
换完了衣服,刚出房门的时候还遭到了张副官的手枪“恐吓”,便像个犯人一样,带着委屈的表情给押到了餐桌旁。看到了张启山也已经换上了一套蓝色丝绒刺绣睡袍,不断的按着太阳穴,看样子是有些烦心事。
“佛爷啊,您要是没别的事儿,我就先走了,香堂那边还有些事儿没处理,小满也没办法解决,您看,行不?”

“老八啊,坐吧。你今天就住这儿吧,有什么事你跟副官说,他帮你办。”

“别了吧,别麻烦副官了,我这事儿别人也弄不来。”齐桓这会儿可是想早点回家把昨天的故事给弄明白,不然鬼知道昨天“他”是不是闯了什么祸了。

“我叫你坐了啊,还有我让厨房准备了你爱吃的肘子。你那点事儿要是没人能处理的话,就过几天在去!”张启山停下了按着太阳穴的手,抬眼看着齐铁嘴,还一边用下巴指着自己旁边的座位。

“呃...佛爷您这不是为难我吗?再说了您非留我干什么呢?您要想找人聊天,我给您把九爷找来,或者找二爷给您唱一段?肘子,我打包带回家行吗?”最后一句几乎是以一种蚊子哼哼的声音说出来的。

“坐!下!”齐铁嘴也是个珍爱生命的人,见张启山的脸色一暗下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回家无望,便一屁股坐下了。“还有,齐桓!我希望昨天的事情再也不要发生了。”

“佛...佛爷,您...叫我什么?”

“你这个一口一个佛爷,一口一个您叫的还挺舒服啊?昨天晚上....”张启山说到一半也停下来,齐铁嘴隐隐约约看到了张大佛爷居然脸红了????

“咳咳咳,不说了,不说了,佛爷,吃..吃饭吧。”齐铁嘴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就拿起筷子开始往自己嘴里塞东西。

张启山倒是没动筷子,倒也没什么特殊原因,只是我们的张大佛爷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他自己的心理活动上了‘哎呀,我的小八,怎么这么可爱?现在真的是任我弄,真的跟昨天晚上不一样,不过昨天那群人,居然敢伤害我的小桓?看来今天下午得出去走走了....不过过了今天,八爷会帮我把小八弄到手的吧..‘

“佛爷,您干嘛捏我脸啊?” 齐铁嘴被张启山捏住了脸,眼含泪花,一脸无辜地看着张启山。

“对..对不起,疼嘛?“ 张启山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刚刚莫名其妙捏上了对面齐桓的脸,不过还挺好捏的....

“倒是没事,佛爷,您刚刚发呆了?哈哈哈哈哈,佛爷您也发呆啊!” 齐桓也不知道是戳中了什么笑点,哈哈大笑起来。
突然齐桓发出了“嘶”的一声,应该是碰到了一块淤青,一时间疼的要死,倒吸了一口凉气,惹得他一时说不出话来。

“没事吧?疼吗?张副官!扶八爷休息去!我去找那群人算账!”张启山一拍桌子,吩咐完便转身脱了睡袍,拎了个外套就出门了。

“副官啊,佛爷这是?“

“没事,您哪,就好好休息吧。我扶您上去?”

“我没事,我又不是有身孕,还要扶?我齐八什么连上楼都要人扶了啊?”

“是是是,您说的都对!那,走吧?”

“等下啊,我在吃个肘子!”

看着齐铁嘴吃着碗里的肘子看着锅里的菜,张日山的内心独白如下:
大家好,如你们所见,我是长沙布防官张启山的副官——张日山。这个正在吃肘子的人是齐八爷,看着刚刚自家长官刚刚的那宠溺的眼神,估计我以后又要多照顾一个人了。你们说我做副官怎么就那么难啊?唉,真的心累,等佛爷回来,放我假了我再去找陈皮打一架吧。倒是佛爷和八爷都不说,看得我都急死了!佛爷!我支持你啊!
—————————————————————

齐铁嘴张府的房间内
齐铁嘴两眼微合,两排睫毛在阳光下格外引人注目。为了养伤,不管怎么样,还是多睡一会儿的好。而齐铁嘴这一举动不是在睡觉,而是为了问清楚前一天的真相。

“又来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人格的交汇点.....喂!你给我出来!另一个我!”

“哎呀!吵死了!还有啊,我说过多少遍了,我叫齐桓!齐门八算正统继承人!”在这个黑暗的空间里,只有一盏聚光灯打在了正中央,圆中站着的两个人虽然有着同样的面孔,但是气质完全不一样。戴着眼镜的那个便是爱开玩笑,也爱笑的齐八爷,而对面这个不戴眼镜,身着白衣的男子却给人一种气宇不凡的感觉。

“我们两个本来就是同一个人!你只是由我的记忆而诞生出来的人格而已!”戴着眼镜的八爷说道

“是啊...”

“但是请你不要干涉我的生活好吗?”

“干涉?我是在帮你,你难道没觉得你生意变好了吗?这都是我的功劳啊!你要学会好好利用自己的能力,而不是看心情给人算卦!”

“你又不是我妈!而且我问的不是这个,佛爷到底怎么了?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身上的这些淤青都是哪儿来的?”

“别一下问那么多问题好吗?还有啊你既然喜欢佛爷就跟他在一起吧,你们俩在互相暗恋你知道吗?而且昨天晚上.....”

“怎么了?”

“算了算了,跟你说咯。前天下午你不是觉得困吗?那个其实是日本人下的药,你睡着了以后,我就控制了身体,但是不巧,我碰上了日本人,对,来抓你的日本人。他们把我带到了一个仓库里,逼我给为首的日本人算一卦,可是,你也知道,我讨厌日本人,以前那个什么武藤兄弟不也是用我们威胁张启山吗?”

“所以你就没算,结果他们就打了你?”

“完全正确,身上这些淤青就是当时被打的。这又是我们欠佛爷的人情债,佛爷他,为了救你顶着被退职的风险,找到了你,一个人打他们二十多个人,最后成功英雄救美,不,英雄救帅!”

“就这样?”

“之后我俩就一直昏睡,直到昨天傍晚,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没有醒,但是先醒的是我,在我还没完全得到主导权,最脆弱的时候,启山,他...”

“启山?”

“他太粗暴了,淤青也被摁的生疼,他还添了几处新的淤青,还有尾椎的疼不是错觉.....”

“什么?所以佛爷今天突然叫我本名吗?”

“这....跟我也没关系!我是被动的,当时我还没有取得完全的主导权!”

“你...用我的身体!我睡了两天,这两天.....敢情我今天算的桃花卦是指佛爷?”

“这...就看你自己了,我知道你喜欢他,你这样憋着,你永远不知道他也喜欢你!”

“我.....”

“还有,他刚刚看你痛,估计心疼了。现在估计在杀人,杀了那帮狗娘养的日本人!”

“不,不会吧!那启山岂不是又要受伤?”眼睛八爷说的这句话有些不过脑子,脱口而出。

“启山......小八,快去吧,我暂时不会抢主导权的,别忘了我在你心里祝你幸福。去吧”

“你又不是我老妈!”说着戴着眼镜的那位便走进了黑暗....

聚光灯下,一袭白衣的那人正在慢慢凋零,随风消逝“祝你幸福,记忆也还给你.....终于找到了你爱的人”
—————————————————————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房间里唯一的一点光亮就是那盏在床头的台灯。齐桓忍着痛点开了这个房间的灯光,猛然发现这个趴在床边睡着的人。有个少女以前说过‘如果佛爷是我相公的话,我一定要在他睡着的时候一根一根数他的睫毛’,而现在这个人就在自己旁边,还真的有些数睫毛的冲动。

“终于睡醒了?”张启山抬眼看着齐桓说道。

“…………”齐桓也不知道该怎么回话,应该说什么好。自己知道昨天晚上我们干了些什么?谢谢你救了我,我喜欢你?我刚刚在数你的睫毛来着?

可是张启山可没有等他反应,而是一口口勿了上去,从头到脚无一不照顾了一遍,而齐桓也欣然接受,随他继续下去了。
……………(想吃肉文的请评论,没有要求要写的一律跳过肉)

度过了一夜的水乳交融,累瘫了的两人躺在床上畅谈起来。

“启山,昨天晚上....”

“对了!小桓,说到昨天晚上,我还得感谢你,不是是另一个你,多亏他,我才能真正追·到·你。”

“什么意思?”

“其实,昨天晚上他给我出谋划策,说我今天就演出昨天晚上跟你发生了点啥的样子,那么就能成功把你抓在手里!”

“就是说”他帮了我,让我跟佛爷能成?

“所以,能替我说声谢谢吗?“

“嗯...佛爷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是双重人格的啊?”

“我?第一次看到你晕的时候吧。”

“啊?”

“因为你一碰到我就不一样了啊,就变逗比了!果然对你来说,我的魅力无处不在啊”

“什么意思啊你,张启山!”

—————————————————————

自那以后,齐铁嘴再也没有嗜睡过,也再没有见过那一袭白衣的自己,倒是他自己开始穿着一袭白衣到处走动了,失去的记忆也都恢复了,他齐门八算的名气在无形之间又壮大了几分。
他知道,那个人已经和自己融为一体了,因为以前那个孤独的他已经不复存在了,有张启山的他变了....

而在长沙最有名望的组合也变成了“长沙布防官和他的神算子军师”



烂尾见谅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