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说一下自己喜欢的cp吧
双北、何尔萌、鸡条双黄、土银、超赫、老九门一八 河神卯友 之类的 总之还有很多很多(。ì _ í。)

苍城梦见

© 苍城梦见 | Powered by LOFTER

花田一生曲终尽

花田一生曲终尽 完

 

 

卡肉真的有点不道德,对不起各位, 今天发出来。

这篇近似于全肉了。。。。

 

 

 

何二月雪白的肌肤在阳光的照射下就像一款完美无瑕的玉,但却又吹弹可破,他的衣服都被粗暴的撕成了布条静静的躺在了地上,只有一条亵裤依依不舍地留在了他的身上,那亵裤中的也若隐若现,也是撩人的很。

王酒捂着半张脸跌坐在地上,一言不发,满眼怒火的看着撒炳鹤,他慢慢地站了起来,看着撒炳鹤,吼道:“你对我做什么?”

 

“你也不想想你自己在做什么!做这种事情,你自己好意思吗!”撒炳鹤看到自己的爱徒被这样对待,当然不爽,朝着王酒对吼道。不自觉的看向在王酒身后的二月,那样的姿态让撒炳鹤心中不住地发火。

 

“我做什么跟你有何关系! 我喜欢一个人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我愿意这样,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王酒的心里也是一团浆糊,自己突然就被打了一拳,而莫名其妙的跟眼前这个人吵了起来。这人他倒也不是不认识,昆曲大家撒炳鹤,敢问这花田谁不认识。何况这撒班主还跟自己的奶奶,自己家有点渊源,两人倒也是认识,可就是不理解对方跟何二月有什么关系?

 

“你做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好歹也算你的一个长辈,王酒。。。你小子胆子越来越大,我还不能管你了?你这个。。。你小子越来越过分!以前火气太旺,天天骚扰别人家的女孩子,你不仅不止步于此 还沾染男色?还。。。。“撒炳鹤给王酒说的越来越气,走上前去指着王酒的鼻子叫道。

 

“什么?我。。。你知道他是谁?我跟他的事我自己可以管,这次 我对他是真心的。”王酒可能是不懂自己的心,明明是他自己的杀父仇人,却真心想和何老板好好在一起试试,可能就像一见钟情的感觉吧。

 

“。。。。。。救我。。。。师傅。。。。。”从后方传来了何二月虚弱的声音,原来唱戏的优美嗓音,现在已经变成了孱弱的声线,寻求师傅的帮助。

 

撒炳鹤一个箭步走上前去,一把推开一脸惊恐的王酒,把何二月已经紫红的双腕从被束缚的状态下解放,把虚弱的何二月抱在怀里,何二月现在的状态让撒炳鹤甚至想把自己鼻子上加的那副眼镜甩到王酒那张脸上。

 

“师傅,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长时间。。。真的好怕。。。我。。。师傅。。。我热。。。”何二月看到撒炳鹤的脸,仿佛顿时安心下来。何二月轻轻地摸上了他的脸,可是虚弱的他已经用不上太多的力气,便昏睡了过去。看着何二月在阳光下透亮白皙的裸肌,于心不忍撤下窗帘包在二月身上,一把抱起就准备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个给二月留下不好的回忆地方。

 

“等下!你要去哪里” 王酒看撒炳鹤准备抱着何二月就离开,对着撒炳鹤吼道。

 

“你管不着,你自己不知道被你爱的人真的很可怜。。。”撒炳鹤没有管王酒,走到他身边的时候,照着他的肚子就是一拳,随后直接带着何二月离开了酒楼,也不管身后的王酒因为疼痛晕厥了去。

 

之后,撒炳鹤也不忘跟自己的爱徒说一声:“月儿,我们回家,再也不跟那个人扯上关系,马上就到家了。”

 

“师傅,我好热。。。我。。。”

 

“二月,别说话,师傅回家就帮你”

。。。。。。。。。。。。。。。。。。。。

撒宅,不愧是昆曲大家的家,古色古香,墨香满园。大徒弟看见自己师傅抱着一个白衣人就进了院。

 

“徒弟!今天一直到明天早上都不要进我的房间!”撒炳鹤跟大徒弟说,经过大徒弟的时候,大徒弟听到了小声诱人的喘息,可是他直到很久以后也不知道,这天上了自己那个无欲无求的师父的床的人到底是谁。

。。。。。。。

 

“师傅,我真的好热啊,我不知道那个王酒。。放了些什么。。。。”看着自己的徒弟难受的样子,撒炳鹤慢慢把他身上的窗帘布剥去,露出的皮肤白中带粉,看着爱徒难受的样子,撒炳鹤准备去拿了水给何二月,但是还没来得及走开床边,就被拽住了。

 

回头一看,是自己的徒弟扯住了自己的衣角。安静的院子里 衬得他呢喃的声音,异常清晰

 

走link

https://www.jianshu.com/p/52be3c9fbe3c

 

 

一夜月明星稀,窗明几净,幽致的房内剩下了两人。

他后背的一道道红印,和另一人身上的草莓可能就是这一夜缠绵的证据吧。

 

。。。。。。。。

结果第二天的戏还是推到了后一天,毕竟那么激烈的冲撞和释放疼痛的叫声过后,谁受得了再到台上唱一曲,走一遭啊。

 

End

仓促结尾,请见谅。真的忘了这篇的存在,在这里下跪道歉!!!!


评论(13)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