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说一下自己喜欢的cp吧
双北、何尔萌、鸡条双黄、土银、超赫、老九门一八 河神卯友 之类的 总之还有很多很多(。ì _ í。)

苍城梦见

© 苍城梦见 | Powered by LOFTER

【双北】花田一生曲终尽(2)

短篇—花田一生曲终尽【2/4】
-主双北撒何微尔何,人设与明侦S02E10基本相同 但是动机不太一样 结局BE
sorry又占了tag(///▽///)
-何二月-何二月
撒班主-撒炳鹤
王酒儿-王酒
怡夫人-孙怡
大徒弟-大徒弟
蓉大奶奶-王蓉
-好像没啥了 这只是基本设定,其他的之后会有吧……OOC绝对OOC,请绝对不要上升真人! 赶紧提醒

深夜放文,本人学生党(/ω\)

花田一生曲终尽

何二月不愧是京城名角,只是刚刚来到这镇上,才过短短几日他的戏曲声已经传遍大街小巷,在这花田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当然作为一个刚在花田站稳脚跟的何二月来说,毕竟要去拜访一下这镇上的“老一辈”——撒炳鹤,撒家班在当年的花田也是赫赫有名,只是…现在这昆曲的行业越来越不好做了,也没有那么多人喜欢听了,他撒家班也自然没落了……
这个地方对于何二月来说真的是久违了,时隔17年,他终于回到了这个宅邸——撒府,不 现在应该叫撒宅了吧。
他慢悠悠的走到前厅,这儿远没有了以前的生气,倒不如说是冷清…“比起以前,这里也渐渐衰败了…哼哼…”
“噢…何老板,初次见面,我是撒家班班主,撒炳鹤…看样子,您对我这撒家班有点意见?”
“不不不,晚辈不敢,只是撒前辈的这戏班…怕事…”
“住嘴,我这撒家班 还由不得你何老板这个外人…唉…不错,我这一生为昆曲而生,也为它付出了一辈子,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我也是后继无人啊!我这一把年纪了,估计也不能再唱了吧…”
何二月安静的听着撒炳鹤的这一番话,心里也跟打仗似的「想当年,他们两人就是这样互扔刀子,当时的生活,也不失为一种“幸福”吧……后继无人?还不是你 当时把我逐出师门,逼得我不得不走上京剧这条路,而放弃昆曲吗?!」
“何老板,您是叫何二月吗?”
何二月轻轻的点了点头。
撒炳鹤继续说:“何老板啊,你可知道,想当年我也有过一个学生 月儿,跟你是真的很像,又聪明,跟你一样也是个天生的美人坯子…啊 不 帅坯子,要不是当初月儿犯了错,我也将他逐出师门,我也不至于落得这般田地…”
“撒班主,此次我前来并不是想听一些陈年旧事,只是…我想请您给我何二月捧个场,可否在我何家班的院里唱一曲?”
“二月老板想请我唱一曲,可 你们的戏班不是…”
“在下幼时曾学过一段时间的昆曲,现在也有在练,就是想邀您撒炳鹤撒班主唱一曲《游园惊梦》,不知…”
“二月老板,客气了…这戏我就接下了,不知可还有什么事?”
“看来撒班主也并不想挽留我,我何二月也不是个不识趣的人,晚辈就在此告辞了…” 说完,何二月一刻不停的离开了撒府。
“二月啊二月,你为何要自投罗网,不过这么多年,你还是那么好看啊…而且啊,你给我的戏,我能不接吗…哼…”
…………
这又是另一段故事…
王家是这花田最大的地主,他们手里掌握了整个镇上九成的地,他们也自然变成了花田的一大名门…可这名门是名门,却没有几个后人,现在也就只有 家主的蓉大奶奶和她的孙子王酒。
王酒自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凭借王家的权和钱,他在这花田镇上是出了名的霸王一个,所有的女生都躲着他走,谁要给他看上了,这女生估计也就没什么未来了,这镇上的人还给他起了个外号“酒儿”,其中原因自然少不了他那个喜欢多管事儿的奶奶—王蓉,王家的家主 蓉大奶奶,他这奶奶一听到他喜欢那家姑娘就拖着人家姑娘说“我家酒儿怎样怎样....,酒儿可乖了,跟你说啊,我们家酒儿……酒儿好,酒儿妙,酒儿好的呱呱叫!”…
咳咳…话说回来,这最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这王酒,街坊邻居都在讨论,“酒儿”可是又看上那家姑娘了,那这家姑娘了就“有福”咯…
……王府深院-王酒别苑
一张通缉令躺在王酒的桌上,这上头画的竟是“一曲尽然众生醉”的京城名角—何二月,仔细一看,这何二月何班主的罪名竟是杀害了一个叫王中王的人…而这个人就是王酒的父亲,孙怡的丈夫,王家的原家主……而就在这书桌旁边,便是这个房间的主人王酒。
“何二月,我的仇人……”沉默……
'但…他…真的是男人吗?长得一张美人脸…上次一见,居然就忘不掉了,啊啊啊啊,我这是怎么了,居然还喜欢上了男人?我这花田霸王的名声w(゚Д゚)w,不可能,而且他是我的杀父仇人啊,但是…为什么…为什么我却恨不了他?' 即使内心波涛汹涌,但王酒作为一个生意人的定性还是有的,他的理智还是告诉他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TBC

依旧短小的我(/ω\) 但是…下期会有尔何小甜饼!双北也会有糖!
但是!本人小学生文笔,请见谅哈(⁎⁍̴̛ᴗ⁍̴̛⁎)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