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说一下自己喜欢的cp吧
双北、何尔萌、鸡条双黄、土银、超赫、老九门一八 河神卯友 之类的 总之还有很多很多(。ì _ í。)

苍城梦见

© 苍城梦见 | Powered by LOFTER

【双北】花田一生曲终尽-4

花田一生曲终尽-4

【4/x】突然发现这个一直没更,绝不是弃坑了!绝不弃坑!不·弃·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而且发现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结,但是的确很长时间没更了,唉。
主双北撒何微尔何,人设与明侦S02E10基本相同 但是动机不太一样 结局BE
-何二月-何二月
撒班主-撒炳鹤
王酒儿-王酒
怡夫人-孙怡
大徒弟-大徒弟
蓉大奶奶-王蓉
-好像没啥了 这只是基本设定,其他的之后会有吧……OOC绝对OOC,请绝对不要上升真人! 赶紧提醒
对不起 实在对不起,空了那么长时间没有更!
来了来了

花田一生曲终尽-4
……
这天中午撒炳鹤因为王酒的邀约,他来到了这个叫月琴酒楼的地方,虽然现已是临近下午了,而且明天就他就准备上台了,也只是因为这个王酒他才会来到这个地方,与他商谈一下之后养家糊口的商机问题,毕竟他老了,唱不动了,也是时候找点其他事情做做了。
王酒约的房间是在二楼,一个隐蔽的地方,走到走廊的最后,唯一走廊左侧的一个不(chong)为(man)人(qing)知(去)的一间屋子,就像是在这里做什么事情都不会被发现一样……
“你想对我做什么!”隔着老远,撒炳鹤就听到房间里传出了何二月的声音…
“二月?!”撒炳鹤顶不能让自己的徒(qing)弟(ren)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他立马推开门,只见何二月雪白的肌肤在阳光的照射下就像一款完美无瑕的玉,但却又吹弹可破,他的衣服都被粗暴的撕成了布条静静的躺在了地上,只有一条亵裤依依不舍地留在了他的身上,那亵裤中的也若隐若现,也是撩人的很。两只纤细的手腕被绳子高高吊了起来,手腕上已经有了清晰可见的两道勒痕…何二月脸上的潮红像是抹了一整罐腮红似的,久久无法褪去…
撒炳鹤当然不能忍受自己的徒弟受到这样的对待,而且二月是自己的,也只能是自己的。他毕竟是戏子,自然也是个练家子,他一个箭步上前照着王酒的脸上就是一拳……
到这里我知道大家对发生了什么都很迷,我们来回看一下在撒炳鹤来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
“王先生,中午好啊。”何二月推门而入,冲着坐在沙发上的王酒微笑着打了个招呼,但是下一秒便变回了何二月那对世事漠不关心的一幅表情…
“您好啊,何老板,还多谢您的赏脸”
“不不不,还是您的邀约…”
“那就是说您何老板若是没我王酒的数次邀约,您是不准…”
“王老板,您这话可就过了啊…大家都是在江湖混的,自然也是要万事小心的,我在不熟识您王老板,而且刚来这花田镇的情况下,毕竟是要观察一段时间的,您看我现在不就在这呢吗。”
“您说的是…”说着王酒用请的姿势,将何二月请到了桌上,示意可以开始吃了…
“不知王老板今日是找我来…是…”
“嗯,何老板,上次自我听过您的戏,我深深地爱上了您的戏,也是为了表达对您的谢意。”
“哦,谢谢您的喜欢,不过呢…”何二月夹了口菜吃了进去,继续说道:“就像我很久以前说过的那样,全天下只有两种人,喜欢听我何二月唱戏的人,和即将喜欢上我何二月…唱...戏的人....,头 怎么...这么...晕?”何二月猛的拍了一下桌子“你...你... 往这菜里...加了...加了...什么?”
“加了什么?加了能让我的小可爱,最终成为我的东西的东西啊。”
“你…王酒…”话还没说完,何二月已经无法在坚持下去,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哼哼,马上,马上你就是我的了。”说着王酒深深的吻了何二月的额头,他也完全掩饰不住自己脸上笑意…

嘶— —只见被吊起的何二月身上在一秒内变得一丝不挂…可能是这刺骨的寒冬带来的冷刺痛了何二月,让他猛地惊醒了过来,“你…你要对我做什么!”
……之后也就像刚刚你们看到的那样撒炳鹤,冲了进来,然后…

TBC
下期完全可以发肉了!但是什么时候更不知道,但是铺垫都好了,肉还会远吗?
谢谢支持(⁎⁍̴̛ᴗ⁍̴̛⁎)

评论(15)
热度(32)